好友追憶趙忠祥:他對這美好世界充滿眷戀

好友追憶趙忠祥:他對這美好世界充滿眷戀
2020年01月17日 10:17 新浪娛樂

昨天上午8時許,我的手機響起,央視的朋友告訴我,7時30分,新中國央視第一位男電視播音員趙忠祥先生因病在京去世,享年78歲。

趙忠祥與梁平趙忠祥與梁平
趙忠祥梁平舊照趙忠祥梁平舊照

  新浪娛樂訊 (文/梁平)昨天上午8時許,我的手機響起,央視的朋友告訴我,7時30分,新中國央視第一位男電視播音員、主持人趙忠祥[微博]先生因病在京去世,享年78歲。

  聞此哀訊,我不禁潸然淚下,“老頑童”怎么這么快就走了,都不能再過上一個春節?!

  趙老師駕鶴西去,前些日子已有預兆。文化藝術界鄧在軍、倪萍[微博]、王剛[微博]等諸多人士到醫院探望,說明趙老師病情兇險,但萬萬沒料到,他沒能挺過2020年春節。

  趙老師走了,他的音容笑貌浮現在我的眼前,他與南京、南京人有過太多的往事……

  我與趙老師太熟悉了,我和他相識于1989年央視春晚,此前,他參與主持了1984年、1986年兩屆春晚,1989年是他三度出山。

  1989年央視春晚,趙老師與李默然、姜昆[微博]、闞麗君、李揚同場主持。除夕候場時,我在現場,趙老師帶了親手做的老北京炸醬面,分給身邊的人品嘗,我和姜昆都有幸品嘗到。趙老師人高馬大,音如洪鐘,無論身在何處,都特別有氣場。他一生不僅酷愛書畫藝術,尤擅畫驢,而且還喜好烹飪,做炸醬面是他十分得意的手藝。

  我在認識趙老師之前,已與春晚創辦人之一鄧在軍是亦師亦友的關系。1984年,趙老師首上春晚,就是鄧在軍力薦。經鄧導以及姜昆向趙老師引見,趙老師把我納入了他“法眼”,當作親密的朋友,給了我家里的電話,“你來北京有事,就給我打電話。”他說。

  隨著時間的推移,我與趙老師成了忘年交。

  2002年,南京一經濟開發區成立10周年,要舉辦一臺大型文藝晚會,主辦方想請當時紅遍大江南北的央視“一哥一姐”趙忠祥、倪萍主持,初期聯系未果。主辦方得知我與他們兩位都熟,就委托我聯系。我分別給趙老師、倪萍打電話說明情況。倪萍說:“趙老師太忙了,你把他說定了,我緊跟趙老師!”

  我告訴趙老師,這臺晚會非一般意義上的演出,而是對南京創辦經濟開發區的一次檢閱,將對拉動南京經濟發展產生重要意義。趙老師聽我這么一說,連忙說:“這個必須支持,去!”不日,我去北京和他簽演出合同,他攜夫人、兒子到我住的酒店見面,并請我吃了一頓老北京風味的晚餐。

  在回南京的飛機上,我因連日過于疲勞出現休克的險狀,到寧后即住院檢查,幸無大礙。趙老師知悉后,很為我擔憂,告訴我要服什么藥,怎么吃有助于心血管健康的食品,關懷備至。南京演出前一天,他和倪萍、侯耀文、劉偉、馮鞏等如約而至,讓我意外的是,他還給我帶了一種營養心肌的中成藥,他說:“你吃吃這個,有助心臟血循環。人年輕的時候,不能太無節制地工作,一定要注意調節身體。”

  趙老師一生都是個熱心腸的人,做任何事都特別講究,從不為難別人。但別人有事找他,他能幫助的絕不會推辭。

  2018年6月,我和夫人創建了南京媒體藝術家園微信平臺,趙老師和姜昆都是較早進群的群友。他晚年除了寫字作畫,做電視嘉賓,更多的時間便是在微信、微博中和朋友、觀眾交流。他的微信名為“老趙”,僅看這個名字,你就能體會到他平易近人、接地氣的性格。他在藝術家園發帖很多,內容多為美食、藝術方面的,他沒有給人高高在上的感覺,總能以平和的心態和群友們談天說地。

  藝術家園群友、歌唱家于文華[微博]醉心于唐詩宋詞歌賦,每每發出作品叫好聲一片。去年六七月間,趙老師在微信里給我提出一個建議,一起合作做一部唐詩宋詞的紀錄片,就在南京拍攝制作,因為他太喜歡南京這座文化底蘊深厚的城市了。我為此進行了初步調研,遺憾的是,趙老師走了!

  2018年11月,南京日報報享購平臺舉辦“2018南京美食盛典”,策劃人范曉林有意請趙老師錄制一段祝賀視頻。我給趙老師發去微信請他幫忙,兩天后,就收到他發來的視頻,而且是到專業的棚內錄的,畫質清晰,賀詞豐富。那時的趙老師,身體狀況良好,他仍視自己“且不老,還可以做點事”。

  去年4月,央視春晚開創人之一黃一鶴病逝,趙老師第一時間在南京媒體藝術家園抒發感懷,他寫道 “剛接到網友發來的圖像,那是黃一鶴導演的春晚,他已仙去,我好懷念當年的純情集體,歲月呀,讓我們永遠珍惜,切莫空負寸光,真的好懷念”;作家梁曉聲獲茅盾文學獎,他第一時間在南京媒體藝術家園發帖祝賀!他說:“梁曉聲以最高票捧得本屆茅盾文學獎,他的大作是《人世間》。

  “曉聲為人外柔內剛待人謙和,表述低調,但極有是非感和堅定的家國天下立場。有原則有擔當。情深義篤,那叫一個接地氣,長于深思,精于表情達意。總之,從他身上我能讀到許多該堅持該努力該去做的意志。

  “我近五十歲才萌生寫本書的愿望,曉聲是堅定支持者,他當時很多時候都抽時間和我的編輯陳軍一起聽我念書稿,聽我的下一步寫作計劃,我的《歲月隨想》終于問世創下一個當年發行高度,僅在南京簽書一天出售了八萬冊。我自己都暈了……”

  趙老師在南京媒體藝術家園這個自媒體平臺中,一直默默地傳播著正能量,樂此不疲。

  去年8月,南京金埔園林拍攝了一部專題片,想請趙老師配音,我聯系他表達了這個愿望。他二話沒說,一口答應。我問他付稿酬多少,他在電話那頭哈哈大笑:“我早就是退出江湖的人了,談錢我就不幫你這個忙了。”后來,專題片拍攝延時,未能在約定時間呈送樣片,我向他表示歉意,他回復“不要介意,中秋快樂!”他就是這么一位心底敞亮、樂于助人的長者。

  趙老師病發很突然,最初是雙腿走路不得勁兒,親人、朋友也都以為他是年紀大了所致。姜昆昨天在南京媒體藝術家園發布的悼文說到一個細節:最后一次接他的電話,是去年在中國美術館的我父親的遺作展開幕那天。趙忠祥說:“昆兒,我走道兒有點費勁,不去了,我和老爸有過交往,老爸在天之靈能理解我,祝展覽成功!“

  姜昆父親姜祖禹先生書畫展,于2019年3月28日在中國美術館舉行。其實,那天趙老師還是如約到場了,只是行走有兩位年輕人相扶。那也是我與趙老師最后一次謀面,他得知我們是專程趕到北京出席開幕式的,便說:“你們和昆兒是真心朋友啊!”

  趙老師的手機平時不發朋友圈,從2017年到今天,也只有三四條信息,特別顯眼的就是2017年1月27日除夕夜,他在央視三套做嘉賓的一張照片,這顯示出他對春晚的懷念!

  趙老師的個人微博停留在2019年10月21日,此后再無更新,那是因為其時他已被疾病困擾。盡管如此,他在南京媒體藝術家園的“步伐”卻未停歇。11月11日15:09,他發帖《見過趙忠祥的小品嗎?》,披露了自己的一段藝術往事。這是他在藝術家園的“絕唱”,令人唏噓不已。

  趙老師還是一位與時俱進的人,他學會了發文章,11月30日,入院前夕的他在文中,吃力地寫下這樣的文字:

  北京的初雪如約而至。凌晨看窗外,朦朧的燈光映襯著地上草坪,樹上枝葉落上淡淡雪絨,小區院內夜里悄然落下薄雪,比小雪稍大些,足慰期盼。一早,孩子們已高高興興地到院中玩雪,往日大清早很少有這么活泛。

  也可想見攝影迷們早已帶上長槍短炮到了他們心儀之處,把一幅幅瑞雪美景珍藏或共享。總之,天降甘霖也普惠眾心。

  我沒出門,望著新進的佛手,也隔窗喜望雪景,幽香彌一室,清氣滿乾坤。

  從字里行間,我看到了趙老師對這個美好世界的眷戀之情!

  然而,病魔還是奪去了趙老師的生命,他的一切定格在自己的生日這天,78年的日月輪回,留給世界一位不朽的電視人。

  敬愛的趙忠祥老師,您一路走好!

  本文作者系南京日報資深記者、作家。1987年開始以《周末》報記者身份首涉央視春晚采訪,1988年除夕,其歷經曲折,在總導演鄧在軍眼皮底下“混”進直播現場,成為國內媒體現場采訪春晚第一人,并由此與黃一鶴、鄧在軍等春晚導演,趙忠祥、倪萍、周濤、游本昌[微博]、姜昆、王剛、黃宏[微博]、郁鈞劍等演員結下深厚友情。在春晚走過的37年間,作者有17個除夕在春晚直播現場度過,至今仍在關注春晚、研究春晚。

  著有《央視春晚紀事》(報告文學)《我所知道的馬季》《姜昆家事寫實》《馮鞏眼中的南京》《鄧在軍傳奇》《可以披露的聶衛平塵封往事》《近觀劉洪》《大國良醫》《向往百年》等書作、報告文學。

(責編:哈哈大王)

趙忠祥
新浪娛樂公眾號
新浪娛樂公眾號

更多娛樂八卦、明星獨家視頻、音頻,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娛樂看點

熱門搜索

高清美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