楊瀾發文悼念趙忠祥:我的良師益友 特別感謝他

楊瀾發文悼念趙忠祥:我的良師益友 特別感謝他
2020年01月16日 16:51 新浪娛樂

楊瀾發文悼念趙忠祥:“我非常感傷,然后也是特別感謝他,他走的太早了。”

楊瀾楊瀾

  新浪娛樂訊 1月16日“趙忠祥之子發文:趙忠祥在京病逝,享年78歲”。隨后,楊瀾發文悼念稱:“我非常感傷,然后也是特別感謝他,他走的太早了。”

  全文如下:

  良師益友趙忠祥

  “跟趙忠祥老師第一次見面,是我剛剛入選《正大綜藝》的時候。當我知道我將和這位著名的播音員兼主持人在同一間辦公室上班時,那種神秘感和新奇感不亞于第一次出鏡頭。熒屏下的趙忠祥穿戴很平常:一條布褲子,一件半新的T恤衫——幾年后的現在,他還時常穿那件T恤衫,惹得同事們善意地笑他:“老趙,攢錢給兒子娶媳婦兒呀?”他憨憨地一笑:“你們年輕人,多打扮打扮”因為他的寬厚善良,小輩們都稱他為“趙大叔”。”

  ——摘自楊瀾?《憑海臨風》

  1991年到1994年我與趙忠祥一起共事的那些經歷記錄在《憑海臨風》中“良師益友趙忠祥”一文中。

  我非常感傷,然后也是特別感謝他,他走得太早了。

  一周前,我接到趙老師家人的短信,說趙老師身體很不好,我奔到醫院去,那時他已經進入了深度昏睡狀態。我拉著趙老師的手跟他說話的時候,他好像在努力要睜開眼睛。他夫人說趙老師肯定是能夠聽見的,只是沒有辦法說話。今年正好是我成為他學生的第30年,特別感謝他對我的提攜和教誨,跟趙老師共事的這幾年,他教給我的讓我一生受益,我非常感激。另外我也對他說,您太辛苦了!不用再那么辛苦了!

  他今年78歲了,我覺得趙老師之前一直身體還挺好的,2019年10月,我還在媒體上看到他在客串主持一些節目,我沒有想到他身體狀況急轉直下,病情會發展得那么迅速。趙老師走的太早了!

  我也很慶幸能夠見到他最后一面,能跟他表達對他的感恩之情!

  中國主持界的引領者

  趙忠祥老師個人的職業成就不需要我來評價了,從《新聞聯播》、《動物世界》、《正大綜藝》、《人與自然》,到十幾年的春節晚會,他基本上代表了一個國家的面孔,國家的聲音。關于他的聲音是如何有魅力,他的主持有多么深厚的文化功底,我就不去贅述了。我特別想講的是他對主持人這個行業的影響。

  在80年代后期,他主持的中學生知識競賽,這是第一次電視上有了“主持人”的稱謂,在過去都只能叫播音員,所以他是中國第一位出現在電視上的主持人。趙忠祥老師對于主持這個職業的發展是有引領性的,他和白謙誠老師一起啟動了金話筒獎的評選。當時給播音員和主持人有了一個行業的職業標準和評定,這對當時全國的主持人是一個特別大的鼓勵。

  當年趙老師經常還帶領年輕一輩去學習中國的傳統文化,無論是詩詞歌賦還是民俗文化,他都帶動我們要去了解,只有真正的去理解去欣賞,才能夠把中國文化的美帶到媒體上。我在《憑海臨風》里寫了,我們當時怎么一起抖空竹,怎么一起去品嘗北京小吃。那時中國的傳統文化比較蕭條,趙忠祥老師對中國傳統文化有著自覺的傳承和擔當。

  “趙老師說起吃,總是津津樂道的,不過,在自嘲之外,他卻另有深意。他如數家珍般地道盡老北京小吃,是想讓講究“美食文化”的人們別只把眼睛放在引進各式“洋餐”上,還要注意繼承、發揚民族的傳統食品,并推而廣之,弘揚中華民族的文化。我記得一百九十九期《正大綜藝》是從趙老師抖空竹開場的。這木制的小玩藝兒,是他少年時代最喜愛的游戲之一。當年,拋出長線,抖響空竹,是他與小伙伴們每年春天必行的“儀式”。現在的市場上已尋覓不見這樣的老式玩具,為了錄像需要,趙老師堅持要找一個空竹。她說:“不是我懷舊,而是想說明:好些民間的玩藝兒應該保留下去……”。”

  ——摘自楊瀾?《憑海臨風》

  大家現在經常提到的歌曲《說唱臉譜》,是趙老師第一個唱的,當時他帶著敬一丹、鞠萍、孫曉梅和我等五位主持人,我們那時候號稱中央電視臺五朵金花,我們跟他一起唱。趙老師就說我們得去弘揚中國文化,我們可以把它演化成年輕人喜歡的時尚,現在這首歌都還在被傳唱。

  趙忠祥老師也有很謹慎和膽小的地方,我在《憑海臨風》里都寫到了。趙老師開啟了電視臺,特別是央視的主持人“自黑”的先例。過去電視大都是教育人的,不像他那樣,他就能夠說自己貪吃,自己沒有毅力,膽小,在那個時候的中國電視主持人能夠自黑自嘲的,真是絕無僅有。他把一種很真實的情感氣息帶入到了電視當中,對于這個行業的影響是非常久的。

  我的良師益友

  我剛剛做主持人的時候年輕氣盛,所以說話就跟爆豆子似的,說的特別快、特別多、特別滿,生怕有一點點冷場。有一次趙老師的朋友拿來一幅寫意的水墨山水畫來跟他一起品鑒,趙老師就把我拉過來,“楊瀾,你看中國的山水畫和油畫不一樣,就是得講留白,有的時候甚至一幅畫的3/4都是留白,這才能夠給看畫的人產生聯想的空間,才有韻味有余地。所以你說話的時候也要注意聽,要注意留白!”。趙老師是在一個審美的意義上來指導我們年輕一輩:要怎么理解傳媒傳播,理解主持這個職業。

  趙老師也特別鼓勵我一定要自己寫作。最初我們還沒有一起主持節目,只是在同一個辦公室,他念了一篇我寫的稿子,他說寫的不錯,“孺子可教也”。后來我們一起主持《正大綜藝》的主持詞大都是自己來寫。我記得1994年元旦,當時春天就要來了,我也即將離開中央電視臺。那一集節目的開頭,我們寫了一段主持詞表達對春天的呼喚,那是我們倆中午一邊吃著盒飯一邊寫的。這也對我后來工作養成一種習慣,把人文的美的文字融入主持詞,這對我影響很大。

  趙老師善良,他跟我說過他是遺腹子,他出生的時候父親就已經故去了,這使得他對于生命、對于人生有一種特別柔軟的心腸和悲憫的情懷。人們總說他的《動物世界》深入人心,我覺得他有著對生命和自然的一種非常深的人文情懷在,他的節目真的是達到了藝術的水準,讓非洲的角馬和山林里的麻雀這些動物都有了人的情感。在我了解到趙老師的身世后,我覺得他能念出這份情感一點都不奇怪,他的配音里有一種悲天憫人的、深厚柔軟的情感,這也是老百姓喜歡他的原因,他把善意和誠懇帶給了大家。

  我對趙忠祥老師的稱呼也很有意思,剛剛進臺里的時候就叫他趙大叔,后來我們倆一起主持節目,那時中國電視上還沒有年齡差距近30歲的搭檔,我就說我怎么稱呼您,叫您大叔好像有點太調侃了,直呼其名又太不禮貌了,我就干脆叫您趙老師得了。在90年代之前,電視上主持人相互的稱謂幾乎沒有叫老師的,從《正大綜藝》開始所有人就都是老師了。我也一直叫他趙老師。

  我們兩家人關系也都特別好,2003年趙老師兒子結婚的時候正好趕上非典,趙老師邀請我來,我記得那天北京街上沒幾輛車,暢通無阻。當時我住在上海,回到上海我還自覺的“關禁閉”一周。

  最近這些年趙老師遇到一些不順心的事,我們就會在一起聚一聚說一說,寬慰他。我這些年獲得一些成績,《楊瀾訪談錄》6周年、15周年紀念活動,我的《天下女人》節目,參與申奧等等,趙老師都會支持我鼓勵我并為我做些點評。趙老師真的是我的良師益友,一輩子都是這樣的。

(責編:Blue)

趙忠祥楊瀾悼念
相關專題 趙忠祥去世專題
新浪娛樂公眾號
新浪娛樂公眾號

更多娛樂八卦、明星獨家視頻、音頻,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娛樂看點

熱門搜索

高清美圖